桂平蒙墟应战,桂柳会战

图片 1
世界史故事

1944年10月,在桂柳会战中,中国第35集团军第64军在广西桂平、蒙墟地区对日军独立混成第23旅团进行的反击战。

作战开始之前,防守毕口至牛口峪间黄河南岸及新黄河西岸之线约100公里正面的部队为第28集团军。其兵力部署为:泛东挺进军担任毕口、柴桥间沿新黄河西岸之守备,控置有力一部于鄢陵附近,准备策应中牟、郑州、许昌方面的作战;暂15军以暂27师担任柴桥、后陈间沿新黄河西岸的守备,新29师防守许昌,并以第86团为军预备队,控置于新郑附近;第85军以暂1旅、预11师及第110师的第329团担任后陈、牛口峪间河防及邙山头监、围任务,第23师控置密县附近,为机动部队,第110师防守郑州及后陈至包河桥间河防,第110师的第328团为军预备队,控置于荥阳附近。

日军为实现其“1号作战”目标,继发动豫中会战、长衡会战后,又调集9个师团、两个独立旅团约11万人的兵力,在第6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的指挥下,发动桂柳作战。第4战区亦集中3个集团军12个军、两个纵队约10万人的兵力,在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的指挥下,采取确保桂柳,固守桂林,尽速集中有力部队,先行击破西江方面前进之敌,尔后以主力于湘桂路方面乘敌深入后击灭的方针,打破日军的企图。

桂平蒙墟战斗

图片 1

思恩方面,日军突破第27集团军一部的阵地,直扑荔波、三合。守军向都江方面转移。第35集团军一部在田东以东地区阻击日军。日军第13师团的先头部队于12月初突至八寨、独山时,遭第8战区增援两个师的反击,日军不支后撤,守军先后克复八寨、三合、荔波、上下司和南丹,13日克复野车河,尔后即在该地与日军形成对峙。桂南方面,日军第22师团主力、独立混成第23旅团分路西进。一路紧逼第35集团军;一路南下,先后陷宾阳、南宁。此时日军驻越南的第2l师团一个支队亦乘势北上,于12月2日攻陷龙州,与由南下的第22师团一部于10日会师于绥渌。至此,日军已达成其战役企图,停止进攻。

12日,日军独立混成第23旅团在蒙墟、岭脚及其以东一线占领阵地。守军第64军第155师与其对峙。19日,该军主力到达桂贵石龙后,奉命完成攻击准备。21日,在空军支援下,第64军第155师攻占古城、古狂之线,日军一个联队退守500高地西麓一带;第159师进占小东村、良秀村之线,形成对蒙墟的包围态势;第156师向兴隆乡推进;军指挥所进至古铜村附近。桂绥第1纵队进至社岭塘、白鸠一线。22日拂晓,各部在步炮协同下,攻占新德村、沙洞、苏塘村、新龙、林村和良秀村以北村落的大部,日军向岭脚,赵李坳及苏塘村以东一带退却。23日,第155师攻克500高地,日军残部向东北溃退;第159师向蒙墟逼进。24日,桂绥第1纵队攻占岭脚;第155师攻达罗扬村、新施村。为迅速攻克蒙墟并向桂平方向进攻,第64军在得到第46军炮兵营主力加强后,乃令各部继续对当面日军进行猛攻。25日,第64军一部到达大化、佛子,收复新旧乌扬;一部在永和附近击退由社步方面前进的日军;另一部冲入蒙墟。驻该地日军凭断垣残壁,顽强抵抗,死守一隅待援。此时,日军第22师团主力向第64军右翼攻击;第104师团自黔江北岸向金田村方向攻击。28日,第64军奉命停止攻击,向武宣方面转移。此战虽未完全奏效,但予日军以重创,并击毙其大队长一员。

当日军部署进攻许昌时,第一战区组织反击,令汤恩伯“以第29军全部以第13军两师击灭密县之敌”。汤恩伯令第13军配属暂16师由禹县北向密县实施反击。这次反击虽然使日军第110师团暂时转为守势,但对日军第12军主力围攻许昌并未产生影响。1944年4月29日夜,日军第62师团首先行动,迅速攻占第20师防守之颍河两岸阵地,掩护其他部队进入攻击出发地位。1944年4月30日拂晓,在炮兵、航空兵火力支援下开始攻击。守军新29师依托工事顽强抗击,日军伤亡甚众。激战至17时30分左右,守军伤亡惨重,日第37师团第225联队及战车第3师团第13联队分别由许昌城西和城南突入城内。经巷战后,新29师于当夜在城东北角突围,突围过程中师长吕公良阵亡,残部逐次向叶县方向转移。1944年许昌。

与此同时,日军第40师团绕桂林西侧向中渡方向攻击前进;第13师团自桂林东南向良丰、永福攻击,11月4日陷永福,续向黄冕前进;第3师团自恭城攻平乐。第27集团军在荔浦附近阻击后,奉命回防柳州。日军第104师团进逼武宣;第22师团、独立混成第23旅团进抵来宾、迁江以南地区。守军第35集团军一面阻击日军,一面向西转移。9日,日军攻陷柳州北侧的柳城。同时日军第13、第3、第104师团分别进抵柳州北郊、东郊和南郊,柳州陷于日军三面包围之中。经过三天激战,柳州守军第27集团军奉命弃守该城向西转移,城内第26军两个团被日军包围,损失惨重,柳州失陷。尔后,守军在宜山南北一线阻击日军的部署尚未完成,日军第40师团自柳城渡江进攻中脉,第27集团军向思恩方向转移;沿黔桂路正面的日军第13师团跟踪前进,第16集团军未能阻击日军,宜山城于11月15日失陷;日军第104、第22师团及独立混成第23旅团,分途由黔桂路以南地区向西突入,一路陷思练、理苗,向北牙前进;一路陷思耕、忻城等地。第16、第35集团军分别向桂西、桂西南转移。16日,宜山日军向怀远进逼,先后陷安马、金城江,突破增援的第97军阵地,续向独山方向前进。

铁路桥方面日军第12军主力在中牟方面日军开始进攻后,乘守军注意力集中于中牟方面之机,于18日夜利用夜色掩护,逐次经黄河铁桥潜至南岸邙山头桥头堡阵地,接近攻击准备位置。为解除南进时的侧背威胁,进攻开始前一日晨,第110师团第163联队的第2大队在猛烈炮火掩护下,向邙山头西侧高地上的汉王城据点发动猛攻。守军预11师1个营奋起抗击,激战至中午前后,阵地全被摧毁,营长王鑫昌以下300余人全部英勇牺牲。守军第85军当即令预11师控置的预备队第33团向汉王城反击,同时令军工兵营增援摩旗岭,令特务营增援牛口峪,以加强防守力量。但由于日军后续部队不断增加,反击部队伤亡极重,团长余子培身负重伤,反击失利,摩旗岭高地亦于当夜失守,守军第110师撤向乐阳。摩旗岭高地失守后,日军邙山头右侧已无顾虑,守军炮兵失去设于该高地的观测所,炮火威力无从发挥,对战局颇有影响。20日,守军第85军奉令向塔山、万山地区撤退。于是日军第62师团沿平汉路及其西侧地区直趋郑州,第110师团则向密县突进,战车第3师团及独立步兵第9旅团等均于20日拂晓进至黄河南岸。至22日,郑州、新郑、尉氏、洧川、荥阳、广武、汜水、塔山、万山等地先后被日军占领。日军第110师团及第37师团第225联队分由北、东两面向密县进攻,于24日占领密县,并继续向登封推进。25日,第110师团攻占虎牢关,守军第96军一部退至巩县。第12军主力在新郑以南地区集结,作下一步进攻的准备。

1944年9月至12月,在抗日战争的豫湘桂战役中,中国第4战区部队在以桂林、柳林为中心的周围地区对日军第6方面军进行的防御作战。

5月3日,日军战车第3师团已突抵郏县,汤恩伯急令第85军将登封防务移交刚到的第9军,迅速增援临汝,协同47师守备城防。与此同时,守军第38军亦令第17师一部协同新35师向已拥入至方家岭附近的日第110师团进攻。但在守军部署尚未就绪之际,日军第110师团已于5月4日突进至登封西北约16公里的圣水附近,切断了登封与偃师的交通线。第4集团军巩县以东阵地的侧背亦因之完全暴露。日军战车第3师团在守军第85军到达临汝之前,已于5月4日拂晓占领临汝,守军第47师与第85军向临汝以南退走。日战车师团继续西进,当晚即进抵伊川以东附近渡河,切断了第31集团军的后方联络线。其机动步兵第3联队及战车第13联队一部,于当晚突进至洛阳南方的龙门附近,形势急转直下。至此,守军第9军与第13军已被日军分割,而第9军更陷于包围之中。5月5日,第9军突围,向颍阳镇撤退,途中遭日军节节截击而溃散,损失重大。得悉颍阳一带已为日军占领,遂于6日夜退向嵩县东北收容整顿。与此同时,原在告成、白沙地区的第13军及暂16师及预11师亦于5日黄昏前突穿日军白沙以南的封锁线向临汝方向撤退,沿途亦遭日军战车部队的不断冲击,损失奇重,后在第85军掩护下,才得以穿越临汝以东封锁线南下,向半扎附近集结。防守巩东、金沟至老饭沟一线的第4集团军在第9军和第13军等突围溃退后已形成孤立突出,旋奉命向洛阳西北地区转移,至5月8日亦退至陈凹附近。至此,汜、登主阵地全部被日军占领。

9月初,日军由湘桂路、广东西江和雷州半岛,向桂柳地区攻击前进,第4战区部队在尚未集中的情况下仓皇应战。13日,湘桂路正面日军第13师团攻陷全县。守军第93军逐次后撤。10月1日,日军第58师团攻陷兴安。永明、道县方面日军第34、第3师团向南攻击前进,守军第27集团军各部随处阻击日军。至10月初,该集团军一部退入桂境的恭城、平乐地区;一部在道县、龙虎关地区与日军周旋。9月22日,西江方面日军第104师团进入梧州,第22师团到达梧州以南的岑溪,28日攻占丹竹、平南。守军第64军一部转至桂平。日军独立混成第23旅团突破守军廉江阵地后,于10月12日陷桂平、蒙墟。湘桂路与道县、龙虎关方面的日军继续前进,守军节节后退。21日,第35集团军开始对桂平方面的日军进行反击,到28日突入蒙墟市区和桂平近郊,后因日军逼近外围,乃放弃对桂平的攻击,退保桂柳。28日,日军与桂林守城部队第31、第46军各一个师,在城郊发生战斗,外围守军后撤。尔后城北郊、西南郊、东郊、东南郊均遭日军猛烈攻击。11月7日,桂林地区核心阵地战斗白热化。8日,郊区守军阵地大部失陷,城东日军强渡桂江,突破城防阵地,发生巷战。11日,城内守军全部阵亡,桂林遂陷。

1944年5月17日,菊兵团各部队全部到达洛阳周围。兵团长野副昌德决定18日开始进攻洛阳。当天,除城北邙岭区仍为第65师防守外,城西、南、东三面日军均已迫近城垣。在守军坚强抵抗下,日军的多次突击均被击退,激战终日,毫无进展。“华北方面军”于20日晚下达命令:“应以目前态势继续进攻,并纳入第12军司令官指挥。”21日至23日,日军先后攻占邙岭区内后洞、上清宫、苗家岭等各要点,守军退入城中。

桂柳会战

日军第1军第69师团于5月9日夜从垣曲及其以西一带强渡黄河,担任河防的新8军暂29师及河北民军一部稍战即退,日军于11日攻占英豪、渑池,守军新8军军部亦稍一接触即行南撤,日军在渑池获得了大批粮食、弹械,并切断了陇海路的交通,洛阳守军从此陷于孤立。1944年5月12日,日军第37师团第225联队击败第12军第81师,接着占领嵩县。汤恩伯兵团各军间的联络被割断。13日,日战车第3师团一部击败刘戡兵团的暂4军,攻占磁涧;第47军亦放弃新安南退,撤向洛宁。日军紧紧追击,14日占宜阳,15日占韩城,17日占洛宁,20日占卢氏。第一战区的第4集团军、第36集团军、刘戡兵团等部队均退至闵乡附近地区,战区司令长官部移至闵乡东南的官庄。此时汤恩伯兵团早已溃退至伏牛山地区,洛阳陷于完全孤立。

防守洛阳的第15军及第94师共7个团的兵力,分为“城厢”、“邙岭”3个守备区,第94师担任城厢区守备,第65师担任邙岭区守备,第64师担任西工区守备。日军在第12军及第1军追击第一战区各部期间,对洛阳采取了“封锁”措施,第12军在洛阳周围的部队和炮兵等,凡属不参加洛河追击的部队,全部配属给菊兵团,负责执行此项任务。划归菊兵团指挥的有第110师团第163联队第1大队、独立混成第1旅团的步兵第74大队、独立混成第2旅团的步兵第5大队、独立混成第9旅团的步兵第38大队及野战重炮兵第6联队的1个大队。连同菊兵团本身的10个大队,总计14个步兵大队、1个重炮兵大队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